“2017年以来,我们推动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外资增长、优化营商环境的政策文件,从投资自由化、投资便利化、投资促进、投资保护等方面提出65项政策举措,营造更加公平透明便利、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。”商务部外国投资管理司司长唐文弘介绍,“持续放宽外资准入限制,连续两年修订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,限制措施从93条减至48条,投资自由化水平大幅提升。2018年6月,发布2018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,在金融、汽车、船舶、飞机等22个领域推出开放举措。自贸试验区进一步在文化、资源、电信等领域扩大开放。”

此外,强化规划引领,科学判断乡村发展阶段性特征,规划先行、分类指导,打造差异化、个性化乡村。切实推动重大战略、重大行动、重大工程,实施质量兴农战略、数字乡村战略,打好打赢脱贫攻坚战、实施农村环境治理整治行动等,推进土地整治和高标准农田建设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等。